首页 | 电商资讯 | 农业信息 | 动漫资讯 | 戏剧歌舞 | 影视头条 | 新能源 | 汽车资讯 | 时尚资讯
国际 | 范文论文 | 数码资讯 | 健康资讯 | 心情说说 | 美食资讯 | 读书心得 | 大数据 | 音乐资讯
首页 > 新能源>>太阳能光伏之痛:高原上的“烂尾工程”

太阳能光伏之痛:高原上的“烂尾工程”

来源:珊珊网

  “每一户牧民的牦牛背上,都有一座小型的太阳能电站。”“每一个姑娘出嫁,都以太阳能热水器、太阳能炉灶、家用太阳能电机组‘三大件’为嫁妆而自豪。”“每一家企业都自豪地说他们是‘最干净’的企业,因为他们的动力主要来自太阳能。”“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享受来自西藏的阳光。”这是西藏自治区一家太阳能企业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对西藏太阳能现在和未来的憧憬。

  中国的一个能源宝库

  西藏是一个被太阳偏爱的地方。

  “西藏的太阳能到底有多少?”西藏自治区能源研究示范中心主任吉靳刚回答:“根据我们多年的监测数据,西藏太阳辐射总量折合标煤约4500亿吨/年。这个数据太抽象。2012年我国标准煤的总产量为36.5亿吨,也就是说,2012年西藏太阳辐射折算成煤,一年总量相当于全国挖煤123年。”这么一个能源宝库,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都算的上是未来中国的一个能源宝库,也自然是光伏企业发展的好阵地。

  某光伏电站损失六百多万千瓦

  蕴藏如此巨大太阳能的西藏,光伏产业发展应是前景一片光明。但记者走访部分光伏企业负责人时,却听到了这样的故事:

  西藏山南地区桑日县,有中电投黄河上游公司、中广核、保利协鑫、无锡尚德集团4家企业的光伏电站,一腔热血几年大干后,这四家电站都相继建成。此时,他们发现一个问题:电怎么送出去?由于各种因素的局限,四家企业无奈地达成一项看来可笑的协议:轮流发电。没有轮到的电站,只好呆着“晒太阳”。

  据业内人士讲,在轮流发电的一年里,光一家企业就损失了600多万千瓦时的电量。

  已具备六十万千瓦外送能力

  一年后,相关部门解决了轮流发电的尴尬局面——4家可以同时输电。于是,西藏的输电瓶颈迎来了春天。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青藏交直流联网工程于2011年12月9日投入试运行,2012年6月10日投入商业运行,具备了30万千瓦的输入和60万千瓦的外送能力。

  量虽不大,却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让众多企业看到了春天:西藏羊八井光伏电站、西藏山南地区桑日县太阳能光伏基地、日喀则市光伏产业园、阿里微网光伏电站等,共有9万千瓦光伏电站建成并网发电,1万千瓦电站处于施工中,计划今年底建成并网发电。就当前前的输送能力而言,还有1/6的市场等待开发。

  中央在藏将投八百多亿元

  生机勃勃的西藏一直以来备受中央政府重视,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央企业援藏工作座谈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已与西藏自治区政府签署了《合作备忘录》。目前,已有15家中央企业与西藏自治区政府签订了各类战略合作协议,11家中央企业承担了《“十二五”支持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建设项目规划》中的41个重要项目,“十二五”时期,中央企业计划在藏投资800多亿元。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已有20多家企业申请出资参与西藏太阳能并网光伏电站和太阳能光热电站建设,申请总规模目前已超过100万千瓦,申请投资约150亿元。

  吉靳刚说,在困境中求生的中国光伏企业来说,生机就在这里。

  “机遇是与挑战并存的。”对于当前中国光伏企业面临的困境,西藏自治区能源研究示范中心主任吉靳刚说。生机就在这里,怎么求生?受访各部门负责人、技术人员及在藏光伏企业负责人说得最多的两个字是:扎根!

  扎下根,专心后期维护技术

  西藏自治区能源研究示范中心副研究员洪亮告诉记者,西藏光伏产业发展的瓶颈之一是缺技术,偏远山区的家用太阳能设施建了没人懂管理,坏了没地方修,有材料没人懂怎么换,个别设施等同于一次性产品。因此,有的地方政府、牧民对太阳能设施有了敬而远之的态度。

  据了解,西藏目前的光伏产业市场中,政府是主导,企业提供组建、安装和两年左右的质量保证期,然后政府就接手了。政府接受后,最缺乏的就是技术,后期维护技术的缺乏最终导致了望而却步。

  “光伏企业在西藏能扎根下来,做好一个,老百姓受益了,他们还会邀请你做第二个、第三个,这才是生存之道。”洪亮如是说。

  扎下根,共同推进政策完善

  企业难道不想扎下根来做“正规军”,甘心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队”?对此,一家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表示:电价是关键。

  原来,我国对于太阳能的标杆电价规定是这样的:全国分为4类地区,能源越丰富,价格越低。西藏是一类地区,所以天阳能价格属于全国最低,相反的是沿海、中部城市各种条件优越,属于4类地区,电价反而是最高的。这位负责人说,国际形势这么残酷,孙子才不想扎下根来!但说实话,目前我国的没有专门的机构保障光伏基地的并网准入,没有明确的政策保障电价,光伏基地是长期投资,几千万下去,十几年回收成本,要是没有可靠的机构、政策保障,谁敢投这个钱?

  最后,这位负责人带着憧憬的语气说,西藏的投资环境在变,国家的政策也在变,走出第一步了,坚持下去,我相信春天很快会来。

  扎下根,从小作坊到新能源商

  国内光伏产业研究的一位教授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不客气地说:“中国的光伏企业大多数只能算家庭加工作坊,大家拼命造原料,求着卖到欧美去给人家用,因为人家有完善的市场;人家不用了,就只能趴着哭,因为我们没有完善的市场。”

  什么是完善的市场?对此,洪亮表示,西藏目前的市场主要还是对原材料的需求:太阳能热水器、太阳能灶、家用太阳能电站、政府主导投资的光伏基地,光伏企业主要提供原材料和前期的安装技术,至于最需要他们的后期管理经营,企业基本缺位了,市场化程度太低。我们常说三分建、七分管,目前有人建无人管的现象还是有很多。

  西藏光伏企业一位负责人说:“我们目前做的也是市场,但只是上游市场,电站发电后的下游市场,大多数企业不敢涉足。我们哪家企业有自己的电网可以保障你做这个事?所以只能并网,并网的机会是有的,但目前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麻烦,主动权不在企业手里。火炉里的金子很值钱,下游市场的利益很诱人,可是下手去抓是要莫大的勇气和魄力才敢做的。”

  “大家挤在上游安全区里这么多年,现在国际、国内环境逼着我们往下游‘深水区’走,那是唯一的生路。要求生,必须扎下根来,共同完善市场,从小作坊式的经营转变为真正的能源人。也许将来,每一户牧民的牦牛背上,都有一座小型的太阳能电站。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享受,来自西藏的阳光。”最后,这位负责人这样憧憬着西藏的光伏产业。

  继2012年美国对从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双反”后,今年6月,欧盟的“双反”对中国光伏设备制造业造成的影响可以说是雪上加霜,很多国内光伏企业面临生存压力,2013年6月,央视网记者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的相关光伏企业进行调查采访,他们对于中国光伏发展提供了相应的建议。

  补贴政策应该更加持久

  2013年5月15日,阿瓦提光伏电站一期20兆瓦新建工程并网一次成功,迈出华电新疆公司光伏发电第一步。5月31日在哈密市光伏产业园区的哈密石城子2×20兆瓦光伏项目成功并网发电,同时建设并投运新疆哈密电网首座220千伏汇集站工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三个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接连上马,华电新疆公司的电源结构调整进入实质阶段。

  在最近几年,新疆独特的风、水、光资源,吸引着众多能源企业纷至沓来“跑马圈地”,新疆本土企业又如何应对?

  华电新疆发电公司总经理杨明对此表示,通过加快电源结构调整,增加清洁能源比例,在发展好水电、风电等清洁能源同时,以发展的眼光、发展的思维,加快太阳能发电项目的建设步伐。把握能源变革趋势,利用新能源代替传统能源,是可持续发展的一条重要路径。

  “建光伏项目,符合国家倡导的产业政策,因为煤价上涨,企业成本压力很大,所以光伏发电是未来能源发展的新方向。”华电新疆发电公司的一名管理人员说。

  据他介绍,国家现在对光伏电站的补贴政策较好,一度电给发电企业补贴0.75元,所以发电企业都愿意对光伏项目进行投资,但补贴政策缺乏稳定性。

  “一座光伏电站的建设成本非常高,收回成本得20年以上,企业刚好可以实现保本经营。但期间突然降价,必然影响发电企业的投资收益。”该管理人员希望国家的补贴政策应该更加持久,尽可能延长电价补贴期限,企业才能够有针对性、持续性的进行投产。

  避免业内恶性低价竞争

  相对于华电新疆发电公司处于光伏产业的末端,利用自身资源调整电源结构,争取形成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对国家补贴政策极为敏感。新疆特变电工是中国最早涉足光伏行业的企业之一,产品从石英矿、多晶硅、组件、逆变器一直延伸至电站开发建设,在2012年多数中国光伏制造企业艰难度日的情况之下,特变电工仍保持高速成长,它不担心业绩,最担心的则是行业秩序乱了,产品质量降低。

  伴随着光伏装机量的攀升,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光伏逆变器领域。据悉,在2013年3月份的一次国内50MW电站项目招标中,国内不只一家逆变器企业报价低于0.4元/瓦,而一年之前报价是0.7元/瓦。

  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阮少华对业内这种恶性低价竞争行为表示了担忧。他认为,逆变器的成本下降是必然趋势,对普及光伏电站是积极的。但应清醒的认识到,当前逆变器市场处于快速洗牌的过程,部分企业为了快速占领市场,尤其是新进企业,采取低价策略,对中国逆变器行业良性发展造成诸多负面影响。同时,对中国逆变器行业开拓国际市场造成障碍,海外用户会认为中国的产品是一个低价、低质的产品。由于低价竞争必然造成企业的资金拮据,无法支撑后续研发,就谈不上产品更新换代,更谈不上为客户提供更先进、更低成本的产品,其结果是造成很多企业破产倒闭。

  “光伏电站是一个特殊的产品,它必须不间断的运行25年,产品价格降低的前提是保证25年使用寿命周期。”阮少华认为当前光伏市场,虽然存在一定的危机,但整个市场的发展并未停止。首先,中国市场受惠补贴政策落实,电站装机必然会出现较大增幅。其次,国外新兴市场正在快速崛起,在双轮市场驱动下,未来的光伏装机量仍将快速攀升。

  通过技术革新降低光伏组件成本

  大唐新疆发电有限公司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分别在巴州和哈密建设的两个20兆瓦的光伏电站将于近期完成并网。

  工程部主任贺飞浩介绍,该公司规划在最近几年将完成5个光伏电站的建设,新疆的光伏发电站还在起步阶段,许多方面的条件还不成熟。据同行反映,国家的补贴资金经常出现拖欠,不及时的情况,发电企业背负着很大资金压力。

  “希望国家能够改进光伏电站接入电网的条件,解决光伏电量消纳的问题。光伏能源电站属于不稳定供电项目,阴天或者下雨天都不能发电,而电网企业更喜欢选择传统的矿石能源,势必会出现“弃光现象。”何飞浩对光伏电站的未来还是很担心,新疆的光伏电站才刚起步,未来几年会大量兴建,如果电量消纳问题不解决,必然制约光伏项目的整体发展。

  “欧盟国家对中国光伏产业进行制裁,该事件对新疆本土光伏项目没有太大影响,按理说,国内光伏市场启动,光伏组件的价格应该下降,但最近却在上涨。”贺飞浩表示,一个20兆瓦的光伏电站成本非常高,需要投资1.5亿人民币左右,84000多块太阳能电池板的造价就占整个项目的一半,如果光伏组件的成本能够降低,整个工程的造价将会下降,所以光伏组件生产商应该加强技术革新。虽然国内推出的薄膜太阳能电池,但产能不是很高,对光伏电站不具有吸引力。

  另外,何飞浩还讲到国家对光伏项目的审批手续较为复杂,一个20兆瓦光伏电站的审批少则半年,多则3年才能审批下来,如果政府能够精简手续,对光伏产业来说也是一种支持。

  在调查过程中,光伏企业集中反映了光伏行业要自律,避免陷入恶性竞争造成产品质量下降,同时国家相关政策应该更加稳定,鼓励企业继续持续向光伏项目投产。

上一条:社交电商造节,和工业化电商究竟有何不同? 下一条:双顶径和股骨长看男女